闽侯县腾讯

尼勒克县新闻网

北营房东里十一号楼贴出电梯“禁乘令”

物业通知将给每户居民发放“电梯卡”

居民楼内开设了不少家庭旅馆

原标题:阜外医院旁的北营房“蜗居客”

北营房东里社区距离南边的北京阜外医院只隔着一堵院墙,6分钟410米是从这里步行到阜外医院大门口的时间和距离。在北营房住了一个多星期,来自陕西的朱洁(化名)对北京的认识除了北京西站,只有通往阜外医院的这条路。由于租金便宜、紧邻阜外医院,北营房东里成为众多外地患者家属在京的暂住之处。

楼里的众多本地老住户逐渐搬走,可供改造出租的房子越来越多,北营房(北营房地名的由来是满洲正红旗驻地)似乎名副其实地成了家属们每天两点一线规律生活的“营房”。最近,一条写着“家庭旅馆成员禁止乘坐本楼电梯”的横幅打破了“营房”的平静。

“人家抽烟我都能闻到”

朱洁来自陕西榆林农村,因为公公心脏病,她跟丈夫便一起陪着来阜外医院治疗。公公在医院做了检查之后需要住院,夫妻两人便商量着找个临时住的地方。恰好在医院门口,有人拦住朱洁的丈夫问要不要住宿,丈夫便跟着那人一起来到了与阜外医院相距几百米的北营房东里149号楼看房,后来以每天80元钱的价格定下来了。

朱洁今年30岁出头,她的丈夫在当地镇上做五金生意,家里有两个不到10岁的孩子,平时朱洁主要在家带孩子,也帮着丈夫看看店。来北京看病之后,孩子让奶奶在家带着, “为了给我公公看病,我们把店也临时关了,我和我老公都跟着过来了,对家里挺不放心的,老人毕竟70多岁了,身体也不好。”

因为公公需要照料离不开人,丈夫每晚住在病房里陪床,朱洁一个人住在149号楼的出租房里,她每天的任务就是做好中午饭和晚饭送到医院。她住的房子是一间一居室,房主用隔板把卧室隔成两小间,她住其中一小间,房间里除了一张单人床外就是一张小桌子,客厅里还住着人,空间刚够转个身。说到房间,朱洁说住得不舒服,“房间里有男有女,干什么都不方便,上厕所、洗澡也得排队,房间中间用隔板隔开,隔音也不好,别人有点什么响动,我就睡不着,人家抽烟我都能闻到,我打电话都去楼道里,在屋里说什么别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。”

每天早上朱洁7点多起床,自己下楼在楼下买点煎饼果子、包子一类的,带过去医院,给丈夫和公公吃,之后就在医院待着,公公做检查的时候她帮帮忙,再跑上跑下办点手续。11点多回到出租房,做点简单的饭菜。“我一般也就买点土豆、西红柿什么的,随便弄点简单的。”朱洁说,主要是为了省钱,“外面饭菜太贵了,自己做,一个土豆、一个西红柿就是一顿饭。”

而除了住得不舒服,让朱洁有些不适应的还有上下楼的不方便,149号楼有将近20层,目前只有一部电梯, “早上坐电梯的人多,想上去跟打仗一样,中午好一点,人没那么多。”

朱洁站在小区门口买了一个煎饼果子当做自己的晚饭,边付钱边说:“我也就只把这儿当作一个睡觉的地方,白天我一醒来就赶紧去医院,在这儿还不如在医院待着。”

149号楼里,像朱洁这样因为要给家人看病,而租住的人还有很多,他们中的很多人像朱洁一样,到北京之后,人地两生,如果不在北营房东里租房暂住,他们不知道该住在哪里,不懂该如何找房子,更不懂该去哪儿找。而在北京的日子里,他们的生活圈子也仅限于医院附近,很少会去别的地方,“连地铁都不会坐,地图也看不太明白,北京太大了,自己一个人去远点的地方会有点害怕。”

“家庭旅馆成员禁止乘电梯”

在距离朱洁所住的149号楼很近的11号楼前,门口贴着红色横幅:“家庭旅馆成员禁止乘坐本楼电梯”。对于这个横幅的来历,居民说是物业公司的人贴的,主要目的就是为了“不能让他们(住家庭旅馆的人)影响我们的生活”。

11号有两部电梯,其中一部刚修好投入使用。两部电梯之间贴着“无卡切勿进电梯”的字样。每天下午5点多开始,是楼里电梯的“高峰期”,电梯几乎是每层都停,电梯到了一楼,外面等着的人都无法全部上去,还要再等下一趟,电梯走之后5分钟之内,电梯口就会聚集超过20人,排队的人在楼门口排起了队。有的人手里还拿着新买的锅碗瓢盆等生活用具,或拉着行李箱。“电梯本来装的人就不多,再加上还有带着锅碗瓢盆拉着行李箱的,一趟还能上几个人?”居民说。

小区居民说,家庭旅馆的情况11号楼还不算严重的,149号楼才是最严重的,一大部分都是开家庭旅馆的,“老住户很多都搬走了”。社区居委会的工作人员说,大量来阜外医院的患者和家属都住在小区家庭旅馆里,距离医院近,又便宜,家庭旅馆还经常供不应求。“阜外医院这个位置,要是住周围的宾馆的话,一天怎么也要两三百块钱,家庭旅馆就便宜多了,一天100都不到,加上又离医院近,很多家属就来我们小区了。”小区居民说。

对以后用电梯要刷卡的事情,朱洁说她已经听说了。“电梯是挺挤的,我也没办法。”朱洁说,自己有一次在电梯口等电梯,手里提着刚买的电热水壶,一个大爷从外面进来,从朱洁背后走过的时候说了句:“以后进电梯就得刷卡了,看你们还怎么上电梯,快别在这儿住了。”朱洁说,自己当时心里特别难受。

而来自安徽的黄强(化名)承认,看到11号楼门口贴出“家庭旅馆成员禁止乘坐本楼电梯”横幅的时候,他有点生气,“感觉就像被人打了一巴掌”,“楼这么高,不坐电梯让我们怎么上下楼,再说我们交了房费,为什么不让我们用电梯。”

“这楼还能治理好吗”

在一晚上连续3次被人敲门问是不是××号房时,老吴说他爆了粗口。他是149号楼的老住户,在这座楼里住了20多年,“楼里原住户不多了,而且还住在这儿的大多都是老年人,年轻人都搬走了。”他说他见证了149号楼一点一点变得“乱起来”。

149号楼的楼龄20多年了,最初是企业的大宿舍楼,一共17层,每层17户。因为距离阜外医院非常近,楼里出现了大量供患者和家属租住的家庭旅馆。楼里的家庭旅馆分几种情况,有的户主自己住一间,腾出其他屋子做家庭旅馆,有的户主把房子整套租给别人,承租的人把房子改成家庭旅馆,不少家庭旅馆里面,为了能容纳更多人,用木板把房间隔成小间,有的还放着上下铺,客厅也住着人,一室一厅的房间最多的能住近10个人。

149号楼楼门朝西,每层楼都是长长的楼道,所有房屋都在楼道东侧,西侧是墙,墙上用玻璃隔着,窗户很低,站在楼道里就能从窗户上看到外面的情况。楼道很窄,墙皮脱落得很厉害,楼里堆满了旧家具等物品,从楼道一头走到另一头,要时不时绕过楼道里堆着的杂物。

老吴说,刚退休的那几年,自己还和邻居家开家庭旅馆的年轻人吵过架。当时一个邻居家把房子租出去了,租房的是一个30多岁的小伙子,但是没想到,这小伙子把房子改造成家庭旅馆。老吴进去过一次隔壁的家庭旅馆,一个两居室,硬是用板子隔出来六七间,还都是上下铺。房间里大概可以住十多个人,满地拉的电线,插了好几个热得快。连家里的煤气热水器都是从外面收废品的老头儿那儿买的。

老吴很担心这样的家庭旅馆带来的安全问题,“你说这有多少安全隐患,我们这楼里发生过着火、煤气泄漏这些事儿,都是家庭旅馆发生的,这是给我们埋了个定时炸弹啊。”

除了安全问题,更让老吴这些老住户们不满的还有卫生问题,他所说的那次吵架,是因为出租屋里的孩子,有一次他出家门,看见邻居家租房子的孩子在楼道里大便,之前好几次他在楼道里见到屎尿,他认为可能是家庭旅馆的人弄的,但一直都没有说什么。“你说他家里住那么多人,卫生间却只有一个,不够用啊,可能就趁没人在楼道里解决了。”因为这个,老吴去跟隔壁邻居家理论,然后和邻居家的年轻人大吵一架,“也说了也吵了,但这事儿,杜绝不了。”

李女士也是这栋楼里少有的“原住民”,说起楼里的家庭旅馆来,她也是感慨很多:“怎么说呢,要说人家生病了来看病,想找个便宜点的地方住,也不能说都是人家的不对,但是确实给我们带来不少烦恼啊。”李女士一家三口住在这儿,家里有一个正在上高中的女儿。“有时候很晚了,我们都睡下了,他们从医院回来,走错门来敲我们家门,在门口喊门,好多次了。”李女士说,“楼道里还有人吐的,喝多了酒在楼道里又哭又吐。”她遇到过一个中年男子,晚上12点多了在楼道里吐,她后来知道,那男子家里人在阜外医院看病,“可能是病重,再加上经济压力大所以喝酒解压吧。这种事儿不是一次两次了,吐了也不收拾,就吐在家门口,又臭又脏。”

“这楼还能治理好吗?”李女士站在楼道里,不时有人从她身边走过,她侧着身子给让个路,“这来来往往的人,都不认识。”楼道里玻璃破了,一阵风刮起来,李女士收紧衣服:“这149号楼不是以前的149号楼啦,现在一说起来,多少人都知道,是阜外医院家庭旅馆在的地方。”

“我知道他们嫌弃我们”

而对于老住户们的看法,朱洁说她其实早就知道楼里的人嫌弃她们这些租住家庭旅馆的人,“我也不愿意住这儿,我也想早点回家,但人生病了你总得给他看病吧。”朱洁说,等公公的病好了,他们马上就回家,出来这么长时间,她想家里的孩子了,她还要好好睡一觉,不用担心被出租屋里嘈杂的声音吵醒,再也不用忍受狭小的空间里那种压抑的感觉。

正在朱洁说话的时候,两位拉着行李箱的女士被一名中年女子带领着走进楼里。拉行李箱的女士说,自己的小女儿先天性心脏病来北京做检查,自己和大女儿先来找房子,“便宜,距离近就行,方便我照顾我女儿。”

中年女子带着母女两人上到8楼:“一晚上120元,住的时间长的话还能便宜。”“我们住的时间长,一星期以上,100元行吗?”“一星期的话100元可以。”拉行李箱的女士三言两语就把房间定下来了,她对记者说:“只要干净点就行,别的没要求。”

“北京消费贵,想住好点的宾馆,一个星期就得两三千,哪住得起,我小女儿要做手术,需要花钱的地方多着呢。”她把行李箱放好,打开窗户说,“也是为了孩子,住在这儿方便天天去医院。”

说法 物业:禁病人家属坐电梯为维护原住户利益

据物业公司的工作人员介绍,他们跟居委会、居民进行过多次沟通,贴出这张横幅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维护原住户的利益,小区将实行刷卡进电梯,给每户人家发放电梯卡。户主可以办卡,2015年12月9日之前,住家庭旅馆的人还不会受到太多限制,但是从12月9日之后,对于家庭旅馆物业会不给他们续卡。另外,电梯卡对所能乘的电梯也有限制,比如住户家是在10楼,那只能乘坐到10楼。

物业工作人员表示,根据与居委会、小区居民的沟通,他们现在基本上摸清了哪些是开家庭旅馆的,哪些是原住户。原住户乘坐电梯不会受到限制,租户将会有限制,后面他们还要再贴一些标语,比如没有电梯卡不要进入电梯等,“现在这个阶段主要是限制,具体效果怎样还要等等看。最难的是那种又开家庭旅馆又在这儿住的人,这种情况确实比较难处理。”

延伸 开办家庭旅馆或违规

北京青年报记者查询发现,旅馆属于特种行业,根据《旅馆业治安管理办法》,申请开办旅馆,应经主管部门审查批准,经当地公安机关签署意见,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申请登记,领取营业执照后,方准开业。同时,旅馆接待旅客住宿必须登记,登记时,应当查验旅客的身份证件,按规定的项目如实登记。违反规定开办旅馆的,公安机关可以酌情给予警告或者处以200元以下罚款;未经登记,私自开业的,公安机关应当协助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依法处理。

北青报记者在小区内询问多位租住家庭旅馆的租客,其中,有租客表示入住时并没有登记过身份证号码等个人信息。“进房间后交了钱就住下来了,没有登记过什么。”一位租客说,“家里住的其他人我也没见登记过什么。”

(本版文/本报记者李铁柱高语阳摄影/本报记者袁艺)

尼勒克县新闻网

最新文章
推荐内容